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方王】空

辣鸡移动。在深圳有些地方都只能移着动。

我比较咸,努力翻了个身。

好我们开始。

【时间会冲淡感情,还是会加深思念?】

十几个小时的航班飞过午夜,降落的时候b市又是深夜。

没有人来接他。或者说,本来应该有,但是晚到了。

方士谦在首都机场地下车库游荡。他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体会到近乡情怯。事实上,他现在很矛盾。一方面恼怒王杰希没来接她,另一方面庆幸王杰希没来接他。

王杰希在生活里是个相当随意而且保守的人,而方士谦在生活里除了放荡不羁浪到爆炸的常态外,对一些特定的时间总是有最严苛的要求。他怕航班延误,告诉王杰希的时间已经预留好了时间。但是王杰希仍然晚到了。他只好自己来等王杰希的车。

远远的有人朝方士谦招手,是王杰希的助理。王杰希的车还是很普通,俱乐部配给他的小助理还是原来的那个。小助理知道方士谦不好搞,看着他奇差的脸色知道坏了事,殷勤地开后备箱和后座帮他放行李,为了晚到的这半个小时反复向他道歉,然后很不识时务的溜了。

方士谦坐在车里看驾驶座上的王杰希。他今天穿了一件很正式的白衬衫,戴着眼镜,看起来像个高中生。

似乎是有应酬。而且他似乎没有休息好。王杰希只有没有休息好的时候才需要眼镜,这件事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很不幸,他就是那几个人之一。

哦妈的,我为什么要想这些?方士谦摸了摸自己的登山包带,直挺挺的坐在后座上。

狭小逼兀的空间里都是凝固的空气。王杰希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和行李挤在一起的方士谦,手指不安分的点着方向盘,“不坐前面?”

好吧。坐前面,坐前面。

方士谦把自己搬到前座,沉默着取下包放在腿上,沉默着摸安全带,沉默着试图把它扣好。

王杰希的手忽然伸过来,握住他手里的安全带扣,把它扣好,然后侧过身子轻轻的亲了亲方士谦的嘴角。

“抱歉,我来迟了。”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是纯粹的道歉。他们都不喜欢找客观理由。

方士谦愣了愣,手摸到了登山包里硬硬的东西。

那是他定制的笔记本,除去笔记的部分还有一个小小的放盒子的地方。笔记本里记录的是他这几年的生活,盒子里有一个很简单的戒指,没有花纹,没有图案,只在内侧有一行很小很小的字,“闰四月初五,月光很美*”。

王杰希的生日。

他有着很完美的设想,他可以在王杰希来接他的时候给他一个拥抱,可以在下车的时候把笔记本送给他想了几年的人。

可是真正看到王杰希的那一瞬间,悬着的心落下来以后,只剩下一片空荡。其实他本能的想抱住他,想亲吻他,想告诉他自己很想他。

可是他却忽然被定住了似的,只能一动不动,定定地看着王杰希。设想的拥抱看起来像是出于礼貌的客套,登山包里的东西忽然有些沉重。

王杰希目光闪烁,看起来不太好。他心里大概也是空空的吧。

方士谦有些恶意的揣测,看着这座他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从眼前飞过,看着自己几年没回来的房子近在咫尺。王杰希也只是沉默着,帮他把行李搬到房门口,看了看方士谦。

“我不进去了。”

被冻住的大脑终于开始运作,方士谦开始寻找合适的机会把这个东西尽快的送出去。

“why not……well,我是说,进来坐坐。”方士谦有些不习惯中文,发音带了些犹豫。

王杰希笑起来,把眼镜取下来仔细放在口袋里,“跟我念,进——来——”

方士谦也笑起来,“um,sorry.I,呃,需要时间。”

这一句终于有了点京腔。尴尬的气氛被缓解,两个人在楼梯间里傻笑了很久。王杰希坚持明天要训练要走回俱乐部宿舍,反复劝方士谦先倒时差,等这个假期他退役。方士谦还在努力恢复对普通话的记忆,词不达意地劝着王杰希,倒是让本应该有冲突的场合变得温和了不少。

最后两个人各退了一步,约了第二天中午的食堂。

方士谦把行李箱拖进房,忍着不知道哪来的香蕉水味说了句“goodnight”甩上了房门,留下王杰希抱着笔记本

方士谦打开所有的窗户冲散灰尘和油漆味,然后洗去跋涉带来的疲惫。他倒在床上,刷黑的天花板上是荧光黄喷字。

“月光很美,希望月光总是很美。”

评论
热度(6)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