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平行

这大概是不知道什么奇怪东西的产物
这是个,深海坑。

喜欢的话辛苦点个小红心小蓝手

真没尝试过这种悬疑科幻傻白甜恋爱文。
别打我【buni】

好。我们开始。


Chapter 1.


张新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外了。


微信和邮箱已经被发来的各种消息逼成了三级残废,要不是教职员专用通道需要ID认证怕是连出这一会神的时间都没有。


说实话,彗星是天文学家的事,和他这个学物理的没什么太大关系,可天文学家测算出彗星将与地球擦肩而过就和他有点关系了。没人知道彗星会带来怎样的物理化学现象,可无论有没有科学依据大家都想猜一猜。近来实验室的研究卡在瓶颈,尝试各种方法攻关已经让他心力交瘁,对彗星可能带来的各种物理现象假说的合理性论证和演算更是雪上加霜。身体已经开始向他示威抗议,再不休息怕是要罢工静坐了。


心理咨询室算是学校的几大奇景之一。说它是学校的标准配备,又没有哪个学校会给心理咨询室打通整层楼来安装顶级配置;说它超出了心理咨询室的标准配备,这里的访客倒总是络绎不绝,尤其是考试周的时候。年轻的心理医生没办法,索性搞了一套时间预约制出来。即使这样,心理室的难预约程度仍然在校内排得上名。其实这里的访客大都是为了躲个清静或是解解乏,倒真是没有多少人真正需要和医生聊天。


这一票躲清静的人里,自然也有张新杰一份。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越来越喜欢在压力过大的时候到这个兼管学生事务处的年轻校属心理医生这里坐一坐。心理咨询室的茶室布置得很清雅,里面能找到十五年的白牡丹*和极品的正山小种*。医生会茶道,除了因十分不喜点茶而疏于练习以外,其它的技艺都相当娴熟。


小医生叫安文逸,听人说是他招进来的,曾经是本校的学生,还做过一学期他的助教。可说实话,他完全不记得这个昔日的学生,也根本不记得他曾经参与过学校的教职员工面试,只觉得这个人名字相当清秀飘逸,和他的字一样。


不过不记得些事的情况从少年时期就常有发生,他在压力过大时常常会记不清事,有时候累的意识模糊了还会有各种奇怪的举动,比如莫名其妙冬天自己沿着滨江路散步,结果穿越了整个市中心走到另一个区去。


小安医生倒是对他相当熟悉。大概是因为曾是多年师生也做过助教,安文逸的确比别的职员更了解他的习惯。不过这个人倒是很聪明,从不自作主张,言语也很有分寸,除了初次在心理咨询室见面的时候说话有些唐突之外真说不出来哪里不好,倒真不愧是高校培养又镀了真金的海归。


“张老师,您和上一次见时有些不一样。”



*白牡丹:白茶的一种。白茶年份超过十年者多有药性,价值极高。
*正山小种:红茶的一种。


下一章

评论(2)
热度(55)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