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平行(五)

又写超字数了。

怎么就停不下来了呢!!!

前文戳这里:

01 02 03 04


Chapter 5.


那只贵宾犬的尸体出现那天,校长办公室给全体教职工发了一封邮件,邀请他们参加学校的年度晚宴。


安文逸不是学科老师,因此不需要经常回复邮件。他虽然有定时检查邮件的习惯,但因为邮件都是各种通知,他总是习惯性认为这些事件不重要,有时甚至在活动结束之后才看到邮件。如果没有同事们提醒,他可能会忘掉所有的“不重要”事件。


而现在,一向不喜欢查邮件的安文逸老师正对着邮件发呆。


张新杰把那封邀请邮件转发给了他,上面注明了晚宴的时间和地点。


“嚯~安大仙你这又炼丹呢?”信院的方锐探头进来,闻了闻安文逸办公室里的药味。“方哥,一口提神醒脑,”安文逸接了这个梗。“两口鸡犬升天?”方锐笑嘻嘻的用文件夹拍了拍他的桌子,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问他,“我说小安,你还真看上张新杰了?”


“方哥……果然BBS上说信院十个男人九个基。”安文逸拿起杯子摸了摸,温度还有些高。他关掉了邮箱,打开微博登上小号。他的微博小号是张新杰骨灰级迷弟,发出的微博除了转发张新杰的,就是吹张新杰的。


张新杰新近的微博是昨夜的灯光。微调了细节之后,办公室原本就不算明亮的灯光更显得孱弱,在黑夜背景里摇摇欲坠。张新杰难得发了一条有字的微博。


“很久没有再见过这样的灯光。上一次还是四五年前的医学院办。人们说‘西风独自凉’也说‘西风凋碧树’,换种说法就是忆昔念旧,感伤过往。人都该对离合有所感,却也该司空见惯。”


安文逸仔细研究了几遍这条微博。微博里说的时间是四五年前,那故人大概就是那位忽然从医学院离职的方副院长了。当时都说方副院长忽然从学校离职是因为和王院长的抵牾,可一帆当时就同他说方副院长和王院长从前那些矛盾早就解开了,方副院长忽然离职,而且离职的毫无征兆,必然是出了变故。


他忽然有种直觉。方士谦的离职和张新杰必然有关。


安文逸看着微信上张新杰的头像,犹豫了很久才开始输入,“谢谢您的提醒。我有些事想问您,您现在方便吗?”


安文逸看着屏幕上的状态迅速从变成了“正在输入中”,然后是一条一秒钟的语音消息发了过来。他刚喝的药呛在嗓子里。安文逸咂着嘴扯开桌子上用于醒脑的薄荷糖,塞了几块在嘴里,又被剧烈的辣味激出了眼泪。他跳起来手忙脚乱地去找耳机,小心翼翼地点开了消息。风很大,张新杰的声音不很清晰,“什么?”


“张老师,当年方士谦副院长到底为什么突然离职?”


安文逸放下手机吐掉了薄荷糖,一口焖了药。药的味道很差,带着藿香的辣味。他站在饮水机旁边灌水灌到嘴唇泛白才想起来张新杰可能回复了他,又赶紧去拿手机。他划开界面的瞬间,消息界面上跳出了新消息,张新杰语气平淡的问他,“怎么了?”


声音很空,估计是在走廊里。好在安文逸喝水的时候大脑没有停工,迅速回复了消息。“小乔好奇,但他不太好问王院长。听闻您同方副院从前关系很好,托我来问问。”


这一次很久没有回复。安文逸直到下班前才看到他的文字消息。“这件事有些复杂,一两句说不清楚。有时间的话,晚上我们在学校茶餐厅见一面。”


安文逸看到那具动物尸体的时候恶心地皱了皱眉头。但身为动物保护者的他还是想知道死因。张新杰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安文逸脸色苍白地看着那具尸体。他站在安文逸背后看着那具尸体,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伸手捂住安文逸的眼睛,把他扶起来,让他背对那具尸体。“别看了。”


安文逸呼了口气,只感觉背后发凉。


他听见了张新杰的那句话。


张新杰说,“好美啊。”


评论
热度(31)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