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平行(六)

是这样。

看在我这么勤勤恳恳的份上,骗一波小红心小蓝手行吗QvQ

前文看我:01 02 03 04 05


Chapter  6.


      人们都说“眼见为实”,可在一个娱乐至上的时代里,哪怕是亲眼所见,也可能全都是谎言。当恶意、八卦和漠然不断发酵,没有人说得清楚你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相,你也不会知道你有没有机会触碰到真相。


如果你看到的是真相,那么你也许再也没有机会知道隐藏在“盖茨比”这个名字下面的是什么样的故事;如果你认为生活中的所谓“常识”和“习惯”是真相,那么又该如何解释那个藏在电屏后的巨大阴谋?



 

安文逸合上笔,把稿纸仔细地放在一边,摸了摸身边偎着的小女孩的头。小姑娘正安安静静地看着书,似乎永远不会被这个喧闹的世界打扰。安文逸无声地叹了口气,拿起笔接着写。


“亲爱的孩子,请你记得我对你说的这些话。被侮辱、侵犯的永远只有现实,而你原本生而为理想。你看到的一切都可能是假的,但即使你怀疑这一切,你的感情也是真的。无论何时,我都希望你对你的感情保留纯粹的信任。你要相信你爱的人,或者至少,你要相信你的爱。恨的根源是爱,然而恨只能在时间长河里不断发酵;爱的病态又会产生其他种种情感,可爱本身却在大千世界中轮回再生。”

 

——————————————————————————————————

 

彗星来势汹汹,连云层似乎都为他所用。云层很厚,低低地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到了晚间结束宴会的时候,竟然开始落雪。这座城市难得下雪,谁也没想到一下雪就是暴雪。雪很快在道路上积了厚厚的一层,无论是开车还是骑行的人,最终都免不了要走回家的命运。


安文逸其实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跟着张新杰来到了他家。他只喝了一点气泡酒,意识清醒的很。大概天色太黑,大概天气太冷,或者是因为彗星今晚要和地球擦肩而过。


这种疑惑直到他跟着张新杰走在昏暗的楼梯间里的时候才得到解答。他身为一个心理学专业学生,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张新杰下了心理暗示。但既然已经来了,不如一次性说清楚比较好。


张新杰站在家门口回身看他,摘掉眼镜擦了擦。安文逸听到他语气平静地说,“都跟着我爬了二十层楼梯了,不进来坐坐吗?”


安文逸看着面前这个含笑看他的男人。那双眼睛今天亮的惊人,里面带着平静的笑意,下面是他看不懂的复杂又陌生的情绪。他听说有人喝多了酒眼睛会越喝越亮,张新杰大概就是这种人了。他呼了口气,跟上面前这个人的脚步。


张新杰笑眯眯的开了门,笑眯眯的换了鞋,笑眯眯的进厨房取茶具,笑眯眯的问他要喝什么茶。安文逸看得心慌,接过他手里的茶具放在茶几上。张新杰笑眯眯的拿起火柴点燃了风炉,笑眯眯的去取茶饼,笑眯眯的准备煎茶。安文逸长长叹了口气,把张新杰扶到沙发上坐好,去洗手间仔细洗了手擦干,搬了个小马扎坐在茶几前,用一把小扇子慢慢把火调到合适的温度,然后夹一小块茶饼放在风炉上翻烤烘干。


张新杰在黄色的灯光下隔着雾蒙蒙的湿气看安文逸,忽然听到他轻轻地说了一句,“张老师,我没想到您在心理学上也有这么高的造诣。”


安文逸借翻动茶叶的时候微微抬了眼睛观察张新杰的表情。张新杰笑眯眯的看着他,点了点头。“那张老师是不是知道自己的情况?”张新杰还是笑眯眯的朝他点了点头,“是。”


张新杰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安文逸猜不出来他的心理活动,但在那个瞬间,他看到张新杰轻轻地转了一下自己食指上的戒指。


评论(2)
热度(30)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