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平行(七)

拖稿真是一个不好的习惯,有了第一次就想有第二次。

这是补周天的更新。

这回不做前文链接了,回头到十就开始做一个归档。

点我头像就可以看到前面的全文。

下一更仍然在周三,但我还没写。【xxxxx】

我努力,我尽量努力。

说了好多废话。我们开始。

Chapter 7.


张新杰起身走进了洗手间,随手把戒指放在洗手台上,打开了水龙头。水很凉,冲到手上的时候让他打了个激灵。他看着洗手液在手上打出绵密的泡沫,镜子里的人脸上似乎有某种奇异的微笑,让他多少有些毛骨悚然。


水流冲掉了手上的泡沫,张新杰摘掉眼镜,用凉水洗了洗脸,从柜子里拿出了手膜,在手上抹了厚厚一层。他对着灯眯眼端详了一会自己的手指。灯光下的那双手莹白修长,没有一丝皱纹,一看就是精心保养过。


世界忽然在一瞬间暗下来。


张新杰摸着黑走到窗前,拉开百叶帘看窗外的情况。今天没有月光,全区陷入了一片彻底的黑暗。客厅里微弱的火光照不到这里,安文逸的声音在客厅有些不清晰。


手机手电筒的强光忽然亮起来。安文逸举着手机走到张新杰身边,语气里只有疑惑,却并不怎么紧张:“张老师,手机现在没有信号,是不是也和彗星有关?”看到张新杰未戴眼镜的脸和微眯的眼睛的时候,安文逸顿了一下,把光线转到洗手台上,拿起眼镜帮他戴好。


张新杰随手扯掉刚干的手膜扔进垃圾桶,去摸洗手台上的戒指。再熟悉环境的人在视线不清的情况下都多少会有失误,安文逸只听见“叮”的一声脆响,银色的小戒指不知道滚到了哪里。他下意识就想蹲下身去找,忽然听见张新杰叹了口气拉住他,语气是一种疲惫的苍老。“算了,等来电了再找吧。”


张新杰拿着手机四处检查,把可能用到的东西一样样摆出来,“彗星带来的强磁场和强相互作用力估计是这一次大规模停电和通讯中断的原因,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恢复供电和网络。好在我这里有三四个充电宝和两个充过电的警用手电,老式的白烛还有一袋比较粗的,最起码够我们坚持几个晚上。”他又转身进房间抱出一床被褥放在沙发上,“抱歉,我没有提前准备客房,今晚麻烦你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安文逸一样一样接过东西,点亮了蜡烛坐回小马扎上,低声玩笑着化解彼此的不适和尴尬,“没关系,我经常被逼无奈睡沙发。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我们秉烛夜谈也一样,很有趣。”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这是李白的《春夜宴从弟》。你这么喜欢传统文化,当时为什么没有选文科?”张新杰轻轻笑起来。大概因为世界昏暗,人的声音也沉了下来。这一方天地的时间似乎过得格外慢,烛火随着他们呼吸轻轻晃动着,安文逸坐在那继续他煎茶的一整套程序,动作温柔神态平和,带着某种古旧的美感,看起来像极了上世纪一二十年代的无声电影里的画面。


安文逸动作熟练地用开水冲洗茶杯,然后把头泡的茶倒进品香杯里,推到张新杰面前,“当时在理科重点班里待久了,转文要重新考试,未必能进文重。我的理科成绩并不算太差,风险和收益不成比例。”


张新杰接过品香杯捧在手里,神情平静地轻轻呼吸着茶香,眼神里有着淡淡的赞许,“刑侦学的林老师也很喜欢茶艺,有机会该介绍你们认识。”安文逸却没有接话,反而忽然提起另一个话题。“张老师很不习惯无光的环境?”


张新杰楞了一下,坦然道,“是。完全密闭和无光的环境会让我感觉有些难受。”安文逸抿了抿嘴,把茶杯递到张新杰面前,“这茶是上品,张老师费心了。”他转过头拿起手机,随手点开了自己常用的静心歌单,配上白噪音,垂下眼不再说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

评论
热度(24)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