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平行(九)【完结篇】

嘿嘿嘿嘿嘿被我前辈认可了超开心!!!

我要开始期待大家的推理辣!!!!!

原理上没到十我是不是不用归档!!!

好啦不闹了我们来结束这个鬼故事。


Chapter 9.


安文逸做好醒酒汤的时候张新杰已经坐在外面等他了。他看起来好了一些,眼神清澈澄亮,似乎已经完全解掉了酒气,只是还皱着眉,大概还是有些不适。


安文逸把解酒汤放在桌上,拿起手机看了看通讯是否恢复。时间过了三四个小时,手机仍然没有讯号,大概要到明天才能恢复了。张新杰瞟了一眼他的手机,随口问了句“通讯还没有恢复?”


“没有。”安文逸多少有些无奈,乔一帆估计得担心死了。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这个时间无人打扰,正好适合幽会,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到时候说不定就一并发生了。万一人家正浓情蜜意着……


不对。安文逸强行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把注意力重新放回身边。张新杰已经喝完了醒酒汤,随手把碗放在了桌上。他拿起碗就要去洗,看到张新杰手上的戒指在朦胧的光线下闪了闪,一时不经大脑就接了一句,“刚掉的那个戒指找到了?”


“恩……是啊。碗放这吧,一会我去洗。估计是睡不了,我给你讲一个关于人性的故事吧。”张新杰犹疑了一下,推了推眼镜。


All my fears had been stained, but my scars are still remained.」*


安文逸已经很久没有熬过夜了。他一直在不停地打呵欠,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张新杰却似乎并不很累,只是语气平和地问他是要睡一觉还是去泡杯咖啡。安文逸在泡咖啡和睡觉之间摇摆了很久,还是选择了咖啡。没有什么原因,他就是觉得自己今晚不应该睡。


张新杰微微偏头,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起身去煮咖啡。作为校内公认的“海归绅士”,张新杰对咖啡的了解可以说是相当深,煮咖啡的技术也相当好。安文逸胡思乱想着要给谁带一杯,只可惜张新杰无意准备太多,他也不好意思开这个口,最终只煮了一人份的。


大概昏暗的环境不适宜操作,安文逸听见一声碎裂的脆响。张新杰的影子朝他摆摆手示意没事,“碎了一个玻璃杯。”大概是出于职业习惯,他顺口嘱咐了一句“别用手捡”,换来张新杰的一声轻笑。


“抱歉没有问你的意见。太晚了,我想Mocha就够了。”张新杰很快收拾好了玻璃碎渣,端着咖啡杯和糖精盒走出来,“不知道你的口味,所以没放糖。”


安文逸起身接过咖啡杯,端端正正地坐好,抿了一口咖啡。“应该不用加糖了。我喜欢无糖的,很久以前熬夜的时候就喝美咖或者Espresso。”他努力睁大眼睛,试图做点什么让自己更清醒一点,“一会我去洗咖啡杯吧。放到明天就不太好洗了。”


“好。”张新杰笑着配合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着话。


 How much Ive got to lose? How does it comes to the perfect ends?」**


“通讯还没恢复。”安文逸洗完咖啡杯出来的时候,看见张新杰拿起他的手机看了一眼,语气里没有什么情绪,却让他莫名的感到不适。他仔细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不对。


“薛定谔的猫。”安文逸迷迷糊糊地听见身边人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虽然已经喝了咖啡,但咖啡因对他这种抵抗力极高的人的作用基本上可以无限趋近于零。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再戴上眼镜的时候看见的是张新杰脸上古怪的笑容。


“没什么。”张新杰笑了笑,单手插兜靠在沙发上,“我记得你近代物理学得还不错。后来一年讲这一部分的时候你还是我的助教?我很喜欢当时你跟他们解释的那句‘只有唯一观测源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就是唯一存在的’。很准确。”。


你看不见不代表我不存在」***


薛定谔的猫……相对论……洛伦兹变换……量子假说……奇点……安文逸不接触物理已经很久,可是脑子里忽然冒出的这些词却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他联想到的东西很多却又很少,多得让他惊叹大脑的潜力,也少得让他的神经绷成了一条线。


或许是咖啡终于起了作用,又或者是神经调节忽然变得过分灵敏,安文逸的困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是个无神论者,可是背后悚然冒出来的凉意却给他一种被“上身”的感觉。安文逸握住手机快步走进洗手间,把冰凉的水扑在自己脸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举起手机照明的时候,他看见一枚铂金戒指,在白光的照耀下泛着冰冷而理智的光芒。


 -fin.


*、**引自《0.vers》

***引自《尘埃》

评论(15)
热度(39)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