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异面(一)

大家元宵快乐!

今天放出〈平行〉的解密篇第一章,在这里要感谢我的前辈 @安文逸 帮我改稿找感觉!!!

然后……这回真的更新不确定了……

毕竟回学校就是期中.jpg

而且mac不能用wps让我很蓝瘦

我希望能赶cp之前写完【不存在的】


Chapter 1.


方士谦拍着张新杰的肩膀,故意怪声怪气地调侃他,“没看出来啊小张同志,你一个科研狂魔居然还有佛缘。诶我说,被嘉措看上眼的人可不多,我还以为他这十年看上的就我一个,没想到还有你这么个无神论者。”


张新杰敷衍地笑着拉开车门,后背却在一阵阵的冒冷汗。几分钟前的那场谈话,让他有种自己的秘密被窥破了的感觉。他推了推眼镜,跟前座的方士谦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那位……嘉措,是很厉害。”


“是呀。嘉措是这一域的医明经大成嘉措,每年很多人都来找他看诊呢。其实藏医还真的挺神奇的,我最近估计会多来几次,写篇论文。”方士谦没介意张新杰在嘴边倒了半天才憋出来的“嘉措”两个字,笑眯眯的开着车,既想聊天又想回微信,结果被副驾上的王杰希狠狠地怼了回去,“你再不好好开车我们几个都得交代在这,到时候论文就变祭文了。”


张新杰笔直的坐在后座上,身体不自觉的绷紧。窗外山脉连绵而过,张新杰合上眼睫,困倦把他带入更深的回忆,方才在佛堂中的一切,那看似慈眉的老者的所言所行,都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让张新杰有些分不清真实与虚妄,他似乎还未从嘉措房间内走出来。


张新杰定定看着面前老者递来的一杯奶茶,伸手接过时耳畔忽然响起一声叹息,老者看似无心地朝他笑道,“一切由心作,张先生许是有些入相了。”


张新杰手指不自觉的收紧。他垂眼看着自己有些发白的关节,抬眼定定地看着面前老者。他几乎能想到自己这一瞬间有多狼狈。“何解”两字脱口而出,张新杰举起奶茶浅浅呷了一口,沉默着垂眸掩饰自己失控的情绪。


“佛说一切悲苦心疾源于执念,心恼故众生恼,心净故众生净。张先生原本便是块美玉,若能放下执念,洗除心垢,如工炼金,便如同美玉无瑕去雕饰一般了。”嘉措语调缓慢,带着长期念诵经文的节奏和韵律感,恰到好处的安抚着张新杰的神经,禅理叩入心间,荡出千万波浪。


小沙弥带方士谦他们走的有些久。张新杰把杯子放在桌上,有些坐不住了。他其实听懂了那位嘉措说了什么,但是他很难像佛家说的“放下”。嘉措还是笑,念了一句“种子起现行,现行薰种子”,从身边的香案上取了一个小香囊递给他,笑言道“我与先生有缘,前些天觉得有缘人要来,有份小礼送您。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只希望您能随身带着。”


张新杰多少有些讶异,却还是伸手接过那个蓝色的丝绒小包,把它随手放进自己大衣口袋里。小沙弥恰巧推门进来,后面跟着被冷风吹得脸通红的方士谦王杰希和肖时钦。嘉措唤小沙弥又给他们斟了奶茶,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暖和起来才放他们出门。期间方士谦无数次想套嘉措的话,都被老人家打太极推了回来。他也知道从张新杰嘴里问不出什么来,打趣了两句不再说什么。


他们的行程很顺利,一路开到了拉萨。那几年的拉萨就像是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巴黎,既有“圣地”和五光十色的灯火,也有黑暗的贫民窟和红灯区。白天人们朝拜布达拉宫,到了夜晚就有浓妆艳抹的女人媚笑着把你拉到破旧的平房里。如果你运气够好,说不定还会遇到个眉眼还青涩的小姑娘,她说不定会送你些初次的纪念。


所以下榻的第二天一早,方士谦看到张新杰食指上那枚戒指的时候只是笑了笑,甚至还暧昧的吹了个口哨。都是正当年又血气方刚的男人,谁身上发生这种事情都不让人意外,哪怕这个人是一向自律的张新杰。


张新杰怕方士谦念叨也不想解释,只是笑笑不多说话。他想,他有点想信佛了。那是香囊里的东西,和他印象里母亲的戒指一模一样。除了洗漱的时候,那枚戒指从来没有离开过他手上,直到那个晚上。


 

不对。张新杰停下来删掉了文档里的文字,重新键入。


——“直到安文逸再次进入他的生活。”


评论(1)
热度(19)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