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关于《平行/异面》与《惜分飞》的一些说明。

0915更新

依照本人意见,修改了内容。

———————————————————————————————————

私打tag,先行致歉。

这周关于《平行》&《惜分飞》两篇文的事情,我应该早早来说点什么,只可惜最近学校的事情有点忙,我又是个时差党所以拖到了现在。

这两天 @卿织  老师和 @一醉方休  老师都有在我私信留言沟通,我因为过于气愤时语言会相对比较严肃和官方,还因为这件事被 @安文逸  前辈给指责了一顿用词上的不对。对自己进行反思之后,我觉得还是需要出面来发出一个声明,并且对我的一些行为进行公开的致歉。同时,也向认为我不出面找枪手的我各位路人致歉,我的确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太方便经常登陆lofter,最初也无意惹得诸位不虞,仅为做出澄清和说明,没有想过会引起这样大的风波。

 @一醉方休  老师,您指出我回复您的时候,言语上太过正式,不够圆滑是我的过失。(我发出的消息如图,至于 @一醉方休 老师的回信,我会稍后私信联系老师申请授权放出。)所以想要在此对两位被我语言所伤及的两位老师,表示最诚挚的歉意,非常抱歉,并希望两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因为我们双方都想知道 @我就是刷文的  到底是谁的小号,到底是来搞事的还是其他缘由。所以有热心的姑娘帮我去询问,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却在当天下午遭到了“性”侮辱的聊天骚扰。

用词肮脏和难以入目,现在已经对该账号进行了腾讯举报。下面附上一张侮辱性发言,至于聊天记录,我会在优先确保这位姑娘的个人隐私安全的基础上再放出。


我以自身经历向 @卿织  老师和 @一醉方休  老师诉说血泪史,毕竟侮辱性的骚扰,不是每一个姑娘都能受得起的。所以若两位老师知其是谁请小心他,不知其是谁请在查找举证的时候小心一些。

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我能明白诸位想要急于抓出 @我就是刷文的  小号心情,但也希望您能阻止在“全职第一情报组”(全职语C圈里一个同好聚集处)匿名查 @安文逸  前辈私人联系方式的行为,您可以在lofter上找他私信或是找弧长的我私信。


毕竟以自己主观叙述方式多次去解释整件事,去拉着他们原本不知情的人了解,随即打搅一群人的聊天,我也会觉得非常抱歉的。

——————————————

不知不觉又洋洋洒洒写了那么多,最后还要有一个问题想和 @一醉方休  老师探讨一下。

“世邀赛那么多人写?都是撞梗吗?"

您问的这个问题,我思来想去还是想回答一下,毕竟…世邀赛在我看来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梗,或者说…并不能被称之为梗。

反而更像是因为热爱《全职高手》这部作品,从而来由自己的思考途径去延续虫爹设定,若是文艺一些说,更像是一种不舍得这样一部优秀小说完结的心境。

早期苏砂太太的《纵横》也好、汐馨月太太的《天下英雄》也好、现在加兰太太还在连载的《如我西沉》,都是非常非常优秀的世邀赛衍生作品,所以就算世邀赛主题是相同的,他们发散性的各自写法是不同,给我们读者呈现的精彩度也不同。

所以请谅解我在最后还是提出了和您不同的意见,若是言语中还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再次向您致歉,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谢谢。

以上,多谢各位看官。

评论(1)
热度(15)
  1. 安文逸黄鹤一梦 转载了此文字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