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双花·Forever

【来自歌的灵感】


张佳乐没想过自己会在见到孙哲平之前被他的心理医生约谈。


事实上,他打电话给孙哲平的时候是很有一些纠结的。孙哲平退役后曾经消失了好一阵子,最起码在他退役后的五年内没有人能联系上他,更不要说什么知道他去了哪里有什么经历。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孙哲平退役时的状态。彼时他们就是恋人,医生告诉孙哲平他可能再也打不了比赛的时候,这位第一狂剑表现的很平静,甚至微笑着拍了拍表情狰狞要冲上去扯医生领子的张佳乐的头,很平和的告诉他,“没事。”


后来孙哲平不知所踪,他独自扛起百花。他也曾经无数次在午夜梦回之时点开那个一直灰着的头像一次一次留言,只是从来没有回复。他也曾经下定决心,拿到冠军就去找孙哲平,不管天南海北,一定要找到他。


如果不是孙哲平重新出现在赛场上,他这个执念怕是要在心底扯住每一根血管,动一下都疼。


“很抱歉打扰你。我姓裴,是大孙的心理医生。”稀松平常的见面语,坐在对面的男人呷了一口咖啡。“没关系。”张佳乐坐直了一些,语气同样的礼貌。


“大孙退役之后去过很多地方。有过那么一段时间,他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还好发现的及时,现在算是抑制住了。


他一直很愧疚。你每一场比赛,每一步的选择,他比谁都关注。他觉得如果不是他退役,你不该这么辛苦。这个心结一直都解不开,所以他的精神状态一直都不稳定。


他很在意你,真的。我今天来,是希望你能和他多聊聊关于现在和未来。未来还很长,别把你们都困在过去。好吗?”


张佳乐沉默,却有某种疼痛顺着心脏流淌在血液里,在他身体的每一寸肆虐。“嗯。”


“大孙应该在楼上书房,不打扰了。帮我告诉他,晚饭自理。”裴医生一脸公式化的笑容,“祝幸福。”


张佳乐噎了一下,还是笑起来,“多谢。”


书房门虚掩着,张佳乐敲了敲门,推门进去。书房里只有书桌前点了一盏明黄色的灯光,带着丝丝缕缕的暖意。音乐跳到Stratovarius乐队的歌,衬着窗外有些昏暗的天色和房间深色的墙和摆设,压抑得让人不舒服。


“我知道了。嗯。”孙哲平靠着墙侧头看向窗外,揉了揉额角,语气颇有些无奈,回头看到张佳乐进来,小小的笑了一下,打了个手势示意他随意。“我还有客人,有事的话你找小裴吧。”


孙哲平挂了电话,随手把手机扔到书桌上,自己倒在布艺沙发里,朝着张佳乐笑,“怎么今天过来了?明天不是还有比赛吗?”张佳乐隔着小圆桌握住孙哲平随意搭在沙发边的左手,“没事,就来看看。”孙哲平用力回握,“来,坐我这。”


“这什么歌?”张佳乐坐到孙哲平身边,侧头听了听房间里的歌。“forever。”孙哲平显然对这歌很熟悉。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只有那个声音嘶哑的歌手在低低地唱:

I'm still there everywhere


I'm the dust in the wind


I'm the star in the northern sky


I never stayed anywhere


I'm the wind in the trees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


Will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


张佳乐不是一点英语都没学过的人,听到歌词,眼睛湿热。


“你这房间该重新装修了。”张佳乐抽了抽鼻子,靠在孙哲平肩膀上,“墙刷白吧?”“你说了算。”孙哲平走到书桌前关了音乐。


张佳乐拖着孙哲平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指指点点,提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修改意见。


“我记不住了。”孙哲平终于提出抗议。“没事我明天就收拾东西搬过来。”张佳乐毫不犹豫地接话。


“东西不用收拾了,人过来就行。”


I will wait for you,and with you,forever.


评论
热度(9)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