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喻黄·剑可入鞘

【生贺系列!】

党和人民的好儿子,不对,是联盟和蓝雨的好同志黄少天光荣退役的第二天,毫无节操光明正大满心愉悦地搬进了自家队长家。

冯宪君同志对黄少天终于退役表示非常开心,大手一挥给蓝雨发了点“慰问金”,甚至非常给面子地和联盟工作人员聊了聊关于语音系统开放的问题。

这么一刺激,联盟的工作效率如同坐了火箭,没几天就通过了决议,下个赛季正式开放语音系统。

黄少天恨得牙根痒痒,想到开放语音系统对自家队长有好处才勉强压下了冲到联盟总部和老冯谈谈人生理想三观或者写一篇八万字长篇血泪书声讨老冯的冲动。

剑圣大大的退役生活悠闲得如同退休老大爷。每天睡到自然醒,戳叶修来两局竞技场,看电影吃饭聊天刷论坛。张佳乐打趣他再养只猫或者狗,提笼架鸟斗蛐蛐遛个弯,要么就是京城纨绔子弟,要么就是活脱脱一退休老大爷。楚云秀说他可以出一本书叫《新潮退休老大爷的文娱生活》或者《宅男必备居家手册》。

黄少天理直气壮,他退役了也有人养。

可惜黄少天总是自娱自乐。喻文州最近忙得脚不沾地,开会、挑新人、战队的新体系……样样都得参与。每天回家的时候神色都疲倦的让人心疼。

黄少天有心想犒劳一下自家队长——毕竟自己宅家偷懒——可惜平时喻文州承包做饭他洗碗,早都被惯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别说为爱人洗手作羹汤,能做出来黑暗料理就不错了。而且,做出黑暗料理把人吃坏了怎么办?

洗衣服?做家务?这些事有钟点工干。

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苦思冥想绞尽脑汁,最终郁闷地发现,除了帮自家队长打打文件发发邮件偶尔帮忙挑新人以外,他好像真没什么能帮上忙的了。

黄少天同志的重度起床困难症和起床气是在蓝雨和国家队人尽皆知的。如果闹钟是拆迁队黄少天就是钉子户,不到强拆的时候绝对不妥协。

所以,蓝雨有一道著名的风景线。每天早上早餐时刻,黄少天就会顶着一头比鸟窝还鸟窝的压乱的头发趿着拖鞋如同梦游一般飘进食堂。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和他说话或者试图唤醒他,因为此时黄少的天赋技能话唠和隐藏技能毒舌都是点满了技能点转好了CD,蓄势待发。

黄少的这个debuff通常会以喻文州在早餐后去捏黄少天的鼻梁把温水递到他手边或者……黄少的脸大无畏地栽进早饭里而结束。

“队长队长队长!”黄少天终于用重金属音乐把自己的大脑唤醒的时候正看到喻文州打开衣柜。黄少天一下子活过来,从被窝里跳出来,光着脚抢过他刚拿出来的黑色西装塞回柜子,翻出一套藏青色的西装,“穿这个穿这个穿这个!”

喻文州看了一眼这套被他封藏在柜子里许久的西装,揉了揉黄少天已经乱得不像样子的头发,“好。”

黄少天满意地抓起那套西装就要去找熨斗,被喻文州一把揪回来,“急什么,先把鞋穿上。”

黄少天乖乖把鞋穿上,喻文州找出熨斗,递到黄少天手里“小心点啊。”

黄少天“嗯嗯”应着,慢悠悠地熨着西装。这种精细活拼得不是手速,是耐心。好在他是联盟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从来都不缺这点耐心。

明天就是他生日了,也不知道队长有没有准备礼物。这两天队长好像一直挺忙的,该不会忙忘了吧?哎呀忘了就忘了吧反正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等他忙完了这阵补回来也行……

“想什么呢!”喻文州扯开差点就要烫到黄少天手的熨斗,蜷起手指敲黄少天的头。“咳,没什么没什么我就在想晚上吃什么嗯就这样队长你看我真诚的眼睛!”黄少天努力装出一副“我是个乖宝宝”的样子。

喻文州被逗笑,调整了一下姿势,一只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握住黄少天拿熨斗的手,下巴搭在人肩膀上,继续熨西装。

黄少天的心好像在糖精里浸过一样,乖乖地配合喻文州的动作。熨一套西装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喻文州换好衣服的时候还比他平时出门的时间早那么一点。

黄少天眯着眼睛看喻文州觉得自家队长真是天生的衣架子,比周泽楷什么的好看多了。喻文州回身在黄少天唇边轻轻咬了一下,“我走了。今天可能会晚回来一些,你要是饿了,冰箱里有之前做好的三明治和罗宋汤,拿出来热一下就能吃。”

黄少天睡了一下午,最后是饿醒的。看了看表已经晚上七点多,队长还没回来,黄少天挠挠头把冰箱里准备好的晚餐拿出来热了把自己喂饱,回房间接着看电影。

喻文州抱着一大束花进客厅的时候黄少天还以为他被妹子表白了。看看表已经快十二点,黄少天有些心疼,“队长你今天怎么这么晚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就去接你了哎呦这是被妹子表白了吗哪个妹子长得怎么样——”

喻文州叹了口气——全联盟也就只有他能习惯黄少天式话唠并且从里面抓住思想重点:黄少天同志吃醋了。他把花束递给黄少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很绅士地邀请黄少天,“要收下这个生日礼物吗?”

黄少天愣了一下,伸出手。喻文州在他的手背上吻了一下,戴戒指的动作轻柔,如同捧着稀世珍宝。

黄少天取出盒子里另一枚戒指,翻手握住喻文州的手,给他戴上的同时贴过去吻住了他。

时间跳到12:00,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坐在餐桌前,“我买了慕斯蛋糕。生日快乐。”

黄少天看了看两人交缠的十指,傻笑着凑过去亲了亲喻文州的脸。

浮沉相关,年岁几番。剑可入鞘,与君长伴。

评论
热度(18)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