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叶黄·若与君老

【黄少生贺系列二】

【暑期最后一发随手系列】

世邀赛结束以后,黄少天的风格愈发凌厉了。

各大报纸的评论员都说黄少天的风格终于走向成熟,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很多操作上,他在刻意地模仿另一个人。

叶修。

知道叶修二十四职业全能的人很多,可联盟中几乎没人见过叶修的剑客。他却是那个罕见的分子。

第一届世邀赛闭幕式的那个晚上,他大概是精力过剩拉着叶修PK。叶修也难得的直接应了下来,开着修正,用了剑客。

七分钟,这是他最终输给叶修用的时间。

“录像保存了吧。”叶修在QQ上发消息,“很晚了,晚安。”

很多年以后黄少天在偶尔想起那个夜晚的时候还是会莫名的心疼起来。他们打比赛的时候他在下面看,会不会不甘心?会不会难过?他这个领队几乎是在给他们做后勤,会不会累?会不会辛苦?

这种异样的情绪一旦蔓延开来,就如同多米诺骨牌倒塌,如同春季的河水解冻,点点滴滴无穷无尽。

剑圣大大回国后才发现叶修那一天打得似乎带了那么一点指导性质。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叶修在不断的诱导他做出攻击,用同样的操作回击。到了后来却忽然强势起来,似乎是因为操作者本身已经疲惫不堪,希望尽快结束。

之后的一整个夏休期和接下来一个赛季,黄少天都再没有联系叶修——连苏沐橙都联系不上叶修,他更不可能。只是常常会不自觉的点开那个时常暗着的头像,打了一串“pkpkpkpk”之后忽然反应过来什么,默默地删掉。

第二届世邀赛的时候,黄少天表白了,跟叶修。

一整年的时间,足够他理清楚自己的情绪。

如果不是喜欢,怎么会在他退役之后第一时间给他发消息;

如果不是喜欢,怎么会打完比赛就不管不顾地跑出去给他帮忙,尽管只是过副本他也会很开心;

如果不是喜欢,怎么会天天厚着脸皮拉着他要PK;

如果不是喜欢,怎么会有那些心疼欢喜不舍思念的情绪。

如果不是喜欢,这一切,统统不会有。

叶修退役后的第三个赛季,总冠军,蓝雨。

同样面对轮回,同样是一对三。只是此时,剩余60%血量的夜雨声烦面对的是20%的一枪穿云,18%的无浪和15%的一叶之秋。

赛后发布会上,黄少天宣布退役。

夏休第三天就是周六。黄少天在家宅着却被叶修拖出门买菜。

他们已经同居了大半年,或者说,黄少天把行李搬进叶修的房子里大半年。黄少天平时是住蓝雨宿舍的,一个月去叶修那一次,所谓“改善生活”。每当这时,叶修就会下厨,做他喜欢的菜。黄少天曾经惊讶,叶修叼着烟瞥他,满脸的嫌弃,“第五赛季的时候你给哥说过。”

叶修熟门熟路地领着黄少天在菜市场里转悠,告诉他哪家的菜好哪家的水果新鲜哪家的豆腐和豆皮美味哪家的什么菜不能买。

黄少天看着面前认真挑着菜的人,不知道为什么酸了鼻子。叶修直起身子,从菜贩子手里接过菜,回身没好气地敲黄少天的脑袋,牵着他的手往家走,“哥以后出差的时候只会越来越多 ,你得学着买菜做饭。”

进了电梯,黄少天忽然抱住叶修的腰吻了上去。这是他第一次主动亲吻叶修。叶修迅速抢回主动权,咬着人的嘴唇笑,含混不清的咕哝,“剑圣大大,难得这么主动,想哥了就直说。”黄少天不甘示弱地咬回去,却被扎扎实实地封住了嘴。

漫长的亲吻,舌尖口腔都是淡淡的烟草香气,一路蔓延到心脏里。临下电梯的时候叶修终于放开黄少天,黄少天喘着气握住叶修漂亮的手,忽然觉得把剩下的时光,把一辈子交付给这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嗯。有他在身边,一切都好。

若与君老,时光静好。

评论
热度(6)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