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唐杜·她

一片雪白,却漆黑如墨。惨白的月光砸下来,结成满天遍地鲜艳又苍白的花朵。

杜明站在原地,看着四周。这样干净的白色,干净到他都不忍心脏了这白色。

他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他知道。可是他不记得上一次来到这里是怎样的情形,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告诉他,他来过这里。

应该前进,他不能停。从幼年他就知道,停下比错误更可怕。没有路就踩一条出来,没有方向就随心向前。沿着一个方向,走总能走到终点。

没有方向,没有路标,他只是沿着一个方向拼命地走。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似乎走了一个世纪,或者更长。这一片雪白忽然就变小了。杜明低头去看,脚下是一个小小的星球,他的脚印在上面画了一个又一个圆。他颓然地坐在原地,看着这一片雪白。太白了,白的让他觉得诡异。

是一个梦吧?可是梦里又怎么会有这样清晰的感觉?那些疼痛疲倦,一点不似作伪。可是他已经无力再想这些,他太累了,累到大脑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大概是出现了幻觉,他听到朦胧中有人在弹着钢琴,他听得出那是《夜曲》。当年为了追一个女孩,他恶补了一年的古典钢琴,却仍然最喜欢这首不太像他这样的人该喜欢的曲子。

杜明忽然一个激灵坐起来,死死盯着前面。那里有一个人,一身缟白,一架雪白的钢琴,近乎融进那一片雪白里。

那个背影他太熟悉。过去的这些年他多少次梦到她,有时是面对他握手时的礼貌微笑,有的是赛场上强势时的寸步不让,更多的却是这样的背影,似乎不近不远,却的确是触手不可及。

杜明听的入迷,却仍是坐在原地,像是被施了定身符一般动弹不得。他分明看到那人脚下却有渐渐堆积起来的雪白,漫过她的脚踝。偏偏那人似毫无知觉,仍然一遍遍弹着《夜曲》。

他抓狂一般高喊,努力挣扎,仍然无力回天——她听不到他的声音,看不到他的紧张和恐慌。雪白漫过她的脚踝,腰间,背脊,最后漫上头顶。他看的心惊,喊的脸红脖子粗,却徒劳无功。

杜明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天色还黑着,却莫名已经显出些强弩之末的意味。他看着一地的空酒瓶,皱着眉头坐在飘窗的大理石板上点了根眼。

他忽然想起,那个笑容温和却倔强强势的女人,早在十几年前就死在了一场罕见的大暴雪后的雪崩里。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学会了酗酒,也染上了强烈的烟瘾。

其实在那之前很久,他们俩就已经相互喜欢。她喜欢他的坚持和绝不放弃,他喜欢她的不退不让和那一瞬间璀璨的笑容。那些好的不好的流言他们一样不在意,他唯独担心她会被流言伤及。

只是她到最终也没有听到他的表白,没听过他说爱她,没读到他的梦想,不知道他的想念和每一次久别重逢时他攒了一肚子没说出口的话。

今天……是她的祭日。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当日一去,真是后会无期。

悠悠生死别经年,她却成了他永远的梦魇。

杜明看着窗外泛起的鱼肚白。酒醒了,生活还是要过。

只是再也没有她。

评论(4)
热度(7)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