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伞修·无会期

高考之前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了。
今天看到cndota的纪录片和当年的视频。哭成了傻逼,于是决定大家一起哭。
伞修。一定会虐。
致敬2009,SKY,zhoU,yyf,战神7(misaka),包括我青春时代的burning,rotk,小八,姚等CNDOTA老将,谢谢你们在一个时代的坚持。

好了,我们开始。又是一个很老很老的梗。

改编自DOTA2贴吧。

陈果没见过这么失态的苏沐橙,也没见过这么失态的喻文州。一个眼睛红的像熬夜三四天还在戴隐形眼镜的爱美姑娘,一个激动得失了风度。

世邀赛已经进行到了第八届,队员们自然而然有了变化。四五期的选手大多退役,心脏4+2基本上都模仿兴欣的模式,留在了各自队伍执教。叶修理所当然毫不客气的敲了一大笔竹杠,美其名曰“专利费”。

叶修私下里感慨着估计这辈子再也不会打比赛了的时候恐怕不会想到这一届世邀赛会有队员的签证出现问题,他已经几年没打过比赛,却要不得已被赶鸭子上架。

中国队一路跌入败者组的时候,场外的评论,甚至解说都在感慨“叶神也免不了衰老的那一天”。可是中国队却又一步步杀回胜者组,直到今天。

粉丝们在公屏上疯狂的刷着“欧洲人回忆起了那一夜被君莫笑连到死的恐惧”,可是那些有情怀的老粉丝刷这话的时候总是想起另一句话。

官方出品的败者组纪实视频里,叶修在败者组背水一战的那场bo1赛前,一脸轻松写意的笑着说,“哥估计是最后一次在这么大的赛场上打比赛了,你们不带哥躺赢好意思吗。打满九场bo3再回家,不然哥可嫌丢人呢。”

纪实里,在那场比赛之后高英杰说,“比赛前叶神问我,‘小高,你最骄傲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在西雅图钥匙球馆披上国旗的时候,还是在鸟巢被全场喊Gao God的时候?’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最骄傲的时候,就是今天这场比赛,无论输赢,他都是中国队的荣耀。”

叶修打荣耀快二十年了。也许未来还会有很多个十年,可是却不是能站在赛场上的十年,也不可能是那个一挑三的十年了。他做兴欣的教练,做荣耀的解说,在公会里带着一众兴欣人抢boss,一脸嘲讽,却莫名多了一种历经世事的潇洒。

嘉世七年三冠,兴欣七年五冠,世邀赛八年四冠,包揽无数记录。上天给了这个男人最完美最骄傲的成绩,叶修去世邀赛前还曾经感慨说这辈子值了。

再加上这一个冠军,他的职业生涯算是划上了最圆满的记号。

叶修在这场比赛里的数据漂亮的惊人,APM和GPM都高的不符合他的年龄,一手神枪玩的出神入化,押枪,左右晃打,穿墙狙击,盲射,跳狙跳大,有许多都是如今已经没有选手再会的技巧。

他难得洗点,用着最复古的主控神枪加点。他不是当年全盛期的周泽楷可以给团队贡献出高爆发和瞬秒,他能做的不过就是压血线和配合收割而已。

斗神的嫡传弟子邱非已经褪去了昔日的稚嫩,一杆长矛凌厉无匹,粉丝们偶尔玩笑说大概这才是斗神衣钵传人,邱非却不喜欢,愈发试图改变。叶修听到了只是笑,看着邱非手下的越来越像昔日的一叶之秋——他也实在是没什么精力指点这个孩子了——再把剩下那点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教了徒弟,师傅可就得饿死了。身为被围攻的地主家,兴欣必须有余粮。

魏琛叼了根烟吞云吐雾,语气里有些怀念,“当年这个技巧出来的时候,除了他们自己就没人能破。”

这是叶修和苏沐秋共同创造的加点和技巧。当年他们用这个技巧配合挑翻了全区所有的高手。

颁奖结束后,微博上难得刷出了叶修的消息。

“金钟罩给你拿回来了,挺不过来对得起哥吗?”

世邀赛的奖杯因为实在太丑,被国内粉丝们戏称为“金钟罩”。去年一年的低迷期让国内的荣耀玩家多少对职业选手们有了或多或少的失望情绪。

冬季的时候,贴吧上有位小哥发了感慨希望能再看到中国插旗苏黎世,可是自己可能冬季就要GG。当时有人艾特了在俄罗斯打冬季赛的中国队全体,只是没有人回复,却没想到时隔半年叶修还记得这件事。

这条微博被疯狂转发还做了无数多视频甚至炸出了那位刚下手术台的原主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候机大厅里肢解一支派克签字笔。这是他当年逃家时带走的为数不多的“私人财产”,后来送给苏沐秋当生日礼物。

那时候他没想过有天这支笔会回到他手里。

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老了,总是莫名其妙想起以前的事情。

贵宾室的地服人员走过来提醒他该上飞机了。叶修把手里的一堆零件胡乱塞进口袋里,拖着箱子走向廊桥。

身边有解说妹子轻声哼着歌,明明声音很小他却莫名听了个一清二楚。

“岭上问会期,万壑无回应。

最无用之笔,当记无会期。”

评论(2)
热度(24)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