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异面(四)

Chapter 4.

安文逸打开画室物品柜,仔细去闻颜料的味道。画纸本身不会有异味,问题一定不会出在画纸上。那就一定是颜料或者画笔的问题。

    水彩……水粉……油彩……丙烯颜料……水彩笔墨水……勾线笔墨水……

没有那股工业酒精味。

张新杰应该是从教室或者实验室直接过来的,不可能会随身携带类似于工业酒精或者酒精的东西。再加上他不允许身上沾染任何气味的怪异洁癖表现,安文逸更确定张新杰一定不可能带什么特殊物品进来。

那这种味道是从哪来的?

问题回到了原点,安文逸靠在冰冷的玻璃窗上试图让自己换一个思路,从张新杰的行为入手。张新杰上课不喜欢用课件,常常一讲课就是一白板的板书……板书!他记得某一个品牌的水性白板笔有这种味道,每次给学生上导修课的时候那种味道都会让他不适很久。

但张新杰用的一定不是白板笔。白板笔在这种画纸上会渗色……但绝对是类似的东西。张新杰在讲课或者实验演示的时候用过它,然后随手把它带离了原本的地方。

他记得前些日子张新杰的学生吃饭的时候跟他抱怨,“最近实验室攻关,整天整天看着他们做光化学实验,到哪都是紫光灯,我是真怕给照出什么问题……”

安文逸忽然笑了起来。他知道了!

「此路无终 来日苦多」

    “业火骤燃坍圣所,

        愚人伪智弃神国。

        B A G E B E B G A D B C A B D A F”


      安文逸看着字母上的符号,有些茫然和无力。这些东西是他完全没有接触过的领域。他甚至不能完全理解前面那两行类似于诗的东西。他能估计到这应该涉及到了宗教和历史,但他对历史的研究仅限于应试教育的历史书,而且早就还给他的老师了。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是个暗语,或者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个密码。

      午饭时候唐柔上楼来敲了敲安文逸办公室的门。“小安,我们今天点汉拿山的外卖,你来吃吗?”

       安文逸正转着笔研究写在纸上的乱码。他在密码方面完全是个连门槛都没摸过的新手,恶补了几个小时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短时间内这么频繁的感受到无力真不是一种好体验。安文逸瞪着那张纸,有一种摔笔的冲动。唐柔探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纸,笑了声,“你最近看来是不忙了。怎么还研究起雅音来了?……不对,这不是民乐的记谱法……”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雅音是什么?”

       唐柔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抽了支笔把字母翻译成了简谱,“雅音是中国传统调式的一种,就是钢琴的标准七音。不过你这个记谱倒是很有趣,从哪来的?……这种记谱方式民国时期用的相对多一些,不过也是罕见的东西。”她放下笔把纸推给安文逸,“这样你应该能看的更明白些。不过这似乎是一句不全的曲调……看调式和主音也不是什么很欢快的乐曲,我现在只能估计是个丧葬用的,或者是某些地方的特殊乐曲形式……”

      唐柔只是帮陈果来喊他点单,看安文逸点好就下楼去接着催其他人。安文逸换了个坐姿,看着那行数字叹了口气。他现在掌握了很多信息,但他需要一条能把这些信息串起来的线。他确定自己需要帮助。

      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想去找张新杰碰碰运气。

      他需要一个契机。

评论(2)
热度(11)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