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异面(五)

Chapter 5.


张新杰端着咖啡杯坐在校车上,看着窗外无意识地摩挲着食指指根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忘了戴戒指。


他透过窗户去看玻璃上模糊的影像。真够狼狈的啊,张新杰。他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或许是在这次彗星过去之后,或许是在研究攻关结束之后。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旅行,不需要旅行计划,最好是在一座欧洲的小城市里走走停停,然后在那里大病一场。


张新杰收回视线,拿出手机查收邮件,给自己做好了日程,却忽然鬼使神差地也发给了安文逸。


就当是还人情吧。张新杰叹了口气,给自己找了个看起来毫无破绽的借口。


安文逸的消息来的不很是时候。他正要去给学生上课,今天比往常出门迟了三分钟,需要比往常走快一些。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一向不太用微信,更不喜欢语音消息的他居然回复了一条语音。


张新杰得承认,他有一点恶趣味作祟。他几乎能想到网络另一端的小孩看到消息手忙脚乱的样子。


但小孩的问题并不好回答。他用了几秒思考,调整了自己的语气和发声状态之后才给出回复。他知道方士谦离职的原因,但大概因为时间太久远,久远到他对方士谦这个人的印象都单薄起来。


他需要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回答。他的感觉很不好,直觉告诉他今天的状态不适合跟人谈论这些事。但他有一种模糊的感觉,似乎今天必须把这件事说出口。因为他也在找一个答案,一个关乎他身家性命的答案。


这一想就是一整天。张新杰结束了实验才抽出空回复安文逸,约他晚上当面谈。


看到那具血淋淋的动物尸体的时候,张新杰意识模糊了一瞬间。大概是许久没有做过生化方面的研究和实验了,看到那具犬科动物尸体的时候他甚至有点想作呕。


张新杰是茶餐厅的常客了。老板轻车熟路地招呼咖啡师煮Con Panna,然后客气地询问安文逸需要什么。张新杰在手机上回复邮件,听到安文逸说Espresso的时候微微皱了眉头。“这里的咖啡煮的相当浓,如果不是需要熬夜和咖啡因抗敏体质的话,我不建议你喝太多。”他看了一眼安文逸有些困顿的脸和明显的黑眼圈,顿了顿改了口,“常喝Espresso的人可能不太习惯Latte和Cappuccino,不妨试试Au Lait或者Mocha。”


小孩犹豫了一下,选择要了低糖的摩卡。无疑,安文逸的从善如流让他十分满意,这让他确认今天跟这个好奇宝宝聊一聊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这件事有点久了,我印象不是很深刻。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方副院长离职和他那位藏区的记名师父圆寂有很大关系。你应该知道,方副院是个虔诚的藏传佛教信徒。”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呷了一口咖啡,“我曾经有幸见过那位大能一次,他是一个相当好的人,在医学,尤其是精神类疾病上有很高的成就。方副院离开……可能是因为不愿意留在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了吧。”


安文逸放下咖啡杯点了点头,张新杰注意到他的眼神停留在自己的领带夹上。 “这是君士坦丁十字。”他忽然发觉自己今天的领带夹配的并不合适。事实上,他对这个领带夹的来历根本没有印象,甚至极少用它。


安文逸现在开始庆幸他的通识教育没有白上了。君士坦丁十字,曾经被用来代表时间之神,后来被基督教借用,成为了凌驾于基础十字架上一种全新的十字架。他出神是因为在思考这个十字架是否暗示着面前这位教授的宗教信仰。如果是的话,那么张新杰无疑是一个足够大胆的人。




——————————————————————————————————————————————————————————————————————————————————————————————————————

把大框架全部都删掉了之后果然是难写了很多,但是篇幅也变小了。

嗯,基本上要开始最核心的部分了,其实连起来看大家大概都能猜出来了吧😂

求红心蓝手~!

然后也想看看大家的反馈,因为这里其实不确定到底表现的够不够明显😂


评论(4)
热度(10)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