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异面(六)

Chapter 6.


「我没想到/为了你/我能疯狂到」


安文逸倒在柔软的沙发上盯着天花板。他花了些时间才解开那一串字符。


那是一串拉丁文,「没有人能发现我」


没有人能发现的是谁?为什么没有人能发现?


如果他一直以来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一切就说得通了。所有的异样,所有的不对劲,所有的不合情理都有了最合理的解释。


安文逸忽然被他的想法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还不能确定张新杰自己是否知情,可是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引爆一颗小行星。而他想要做的事会把自己拉进这个爆炸圈。


叶修曾经在开玩笑时同他们说,有时候做出选择就是在下赌注,如果真的要赌,不如做一场豪赌。


疯了,都疯了。安文逸走到穿衣镜前整理好衣装,透过薄薄的玻璃镜片看镜子里的自己。这一场倾城赌局里,如果他赢了,就是一场大胜,如果输了,就是倾家荡产。


过速的心跳让他隐隐有些不适。赌吧,这场生死局谁先落子便是占尽先机。


他花了一些时间跟医学院的人接触,旁敲侧击地探访方士谦的习惯和特点。他需要模仿这个人,不需要十成像,只需要在特定的环境下表现出一点相似就足够了。


「命运要我们危难中相爱」


安文逸在白噪音里泡茶,动作缓慢而温柔,偶尔抬起的目光安静得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电影里的古典美人。是张新杰喜欢的环境,和让他第一次觉得心动的人。可他却忽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环境和氛围都是他熟悉的,面前的人却是第一次出现在这个环境里。


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张新杰看着安文逸在厨房忙碌的背影,莫名想到了日记本上缺失的那些页面。有一瞬间他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他需要冷静。


他起身把茶杯放在灶台上,强忍着不适快步走向阳台。窗户打开的瞬间寒风“呜”的一声倒灌了进来。空气寒冷干燥,带着刺骨的凉意,或者准确说,带着细微冰晶颗粒在皮肤上化开。张新杰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脑子清楚了些,胃里却是一阵翻搅,灼烧感带来的反胃让他难受地皱了皱眉。


他忽然记起梭罗的那句话。“今天每个人视为真理而随声附和或予以默认放过的事,明天可能被视为虚假。”


「如果没做后悔的选择」


张新杰把食指上的戒指丢进了水池。他面无表情地松开手,玻璃杯发出一声脆响,留下一地的碎片。


安文逸的声音传来,让他恍惚间有某种清晰的时空错乱感。他蹲下身去捡碎片,借着微弱的烛光摸索每一片碎片的边缘,分辨它们的尖利程度。


他是个聪明人,拥有足够敏锐的观察力和足够充足的知识储备,没用多少时间就搞清楚了情况。或者说,眼下的情况是前些日子他猜测中可能出现的一种。在只有唯一观测源的前提下,他观测到的结果就是唯一存在的结果。所以他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消除另一个观测源。


他近来不太有时间和机会做人体解剖,最近一段时间难得的试验品是一只惹人厌的贵宾犬。不过他对自己的手法相当有信心。


只需要一个瞬间就足够了。张新杰捏起碎片放进口袋,把剩下的碎片丢进垃圾桶,把地面上的玻璃碎渣清理干净,然后端着一杯浓浓的Mocha走出厨房。


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很放松,中指和无名指间夹着那一片尖锐的玻璃碎片。安文逸在他面前似乎是不设防的。他能看到面前人纤细的脖颈上淡青色的血管。


他和安文逸的目光隔着两层玻璃镜片交错。看似毫无防备的青年眼神平静,虽然困顿,却带着一种莫名的了然。




——————————————————————————————————————————————————————————————————————————————————————————————————————

爆肝完毕!!

黑化的张副队贼带感!!

张教授这个角度现在的逻辑线应该是比较清楚的了。接下来就是小安的角度了。

平行和异面真的是一个故事。

评论(1)
热度(5)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