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张安】风巽(零)

写在前面:

捉鬼pa。

老规矩开tag。

身为一个考据党,写这篇之前没有读完相关的研究,甚至没有做过非常透彻的了解,很可能就会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先道歉。等下个假期认真读完了考证和专业书籍再做修改和重塑。

我希望这一篇能够写出我心里的那些东西。但我文笔着实很差,大概心里十分下笔只能写出一分来。

对不起,又是沉重的主题。可能大家看的也不会太开心。


如果看完了这些,还愿意接着翻下去。那我们就出发。


Chapter 0  空


       “祖师爷说,干咱们这行的八字不能太轻了,不然容易招惹是非。”方锐大大咧咧的剔完牙,盘着腿坐在电脑椅上,推了一把旁边正喝八宝粥的叶修,“那时候你哪根筋没搭对一定要把那么好一孩子拉来?”


       叶修懒得动,放下碗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摸出来本《烟波钓叟歌》挡脸,瘫在摇椅上充大爷,“聊什么聊,哪凉快哪呆着去。”“诶不是,这儿跟你正经说呢,你tm这是这两天没事儿了生蛆长虫呢还是指着过了秋天杀秋膘啊?”方锐滑过去踩住躺椅,扯了叶修脸上的书,“人家到底是哪惹你眼了一定要拉进来遭祸害?学奇门的这么多我也没看出他好在哪了啊?”


       “想想这圈子里,你四两命都算是轻的,来来回回遭了多少事?”叶修起来点了根烟,一本正经的指点江山,“尤其咱们这圈子里学奇门的,哪个八字不重?可人家小安,二两轻的八字能混到圈子里,还能一路顺到底,肯定是有些本事的。老板娘这两天说给咱们几个老的带出国去,我想着把小安留下送张新杰那去,多学一点是一点。”


       被议论和安排的安文逸正坐在街边,看着人来来往往。见的生魄鬼魂同样多的时候,人就会觉得好多事不那么重要。他跟父母的感情浅,祖父母过世之后那条联系的纽带好像就断了,只剩每月完成任务一样的电话和少的可怜的共同话题。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入旁人梦的时候倾泻的感情比面对自己亲人的时候还多。


       他的奇门一半算是自学来的。从前见到的东西多,观里的老道怕他什么时候就跑了魂,抓着他费大力气教了些符咒,后来又教他奇门,可惜只是简单入了个门,老人家就过世了,让他真实的体验了一回什么叫做“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后来跟着张新杰好歹学了一阵,又让叶修帮他板正了,如今才算上道。


       用句中二点的话说,他虽然走的一直都是正常人的生活路子,看起来主意大有想法,可这么些年也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活,在这里混日子只不过是因为想看别人每天怎么活。所以叶修叫他来,他来了。接受安排,不做过多的思考,他不知道这算不算认真生活,或是算浑浑噩噩。 


评论(1)
热度(13)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