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粉末期无解,专业奶妈吹。好吃的都吃不管什么题材谁写的。
随手系列看到什么cp写什么。平行系列。张安。
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周安·访星

复健太辛苦。高考前摸鱼。

可能是崩了,回头有时间估计要大修。委委屈屈。

好的。我们开始。

『你无力偿还 麦地的光芒与情义——海子』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周泽楷的手机里,安静的躺着这么一条未读信息,发件时间凌晨3:26。

『我是夜路人的背影/亦步亦趋漫步过小径/直到朝露拥抱黎明』

安文逸的生物钟在早上七点准确的叫醒了他。意识清醒却疲倦得睁不开眼的状态让他有些绝望的皱着眉头,忽然有些莫名反感自己太准的生物钟。快到四点才赶完论文,结果连梦里都是数据公式,一晚上被文字怪兽追着满地图毫无方向地狂奔。一夜下来,从大脑到身体都仿佛堕入泥沼。

他听到队医沉着语气宣告他必须在床上乖乖待到退烧为止,感觉到乔一帆俯身来试他的额头,声音带着模糊不清的疲倦。

“他烧的太厉害了……”

“温度太高,退烧药起效没那么快。用酒精给他擦一擦吧。”

他忽然有些抱歉。这段时间常常赶论文到天亮,同房间的乔一帆也跟着睡得不安稳。虽说对兴欣而言夏休期没有作息是常态,但是他这样日夜连轴也确实有些拼命三郎的架势。现在还要麻烦他照顾自己……

安文逸迷迷糊糊的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想到脑子糊成了一团浆糊,糊住了他所有感知。

『我想独自踏上远行/穿越过茫茫人海幻镜/去寻觅遥迢一颗星』

周泽楷心情不好。

安的短信太突然,突然到他被起床气控制的大脑在瞬间醒来都没办法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打电话关机,发短信不回,QQ没有上线,微信也不回复。

他似乎是刻意躲着自己。

枪王大大得出结论,开始认真反省自己最近做错了什么。

安文逸不是个会闹脾气的人,他不开心要闹分手一定有什么理由。明明几个小时前一切都还很好。

他心情不好这件事情的传播范围着实有些广。广到上到下楼买菜的邻居阿姨下到门口练把式的门卫大叔看到他的时候都要亲切的问候一句“这是怎么了,没睡好?”连住在两三站地外的战队经理也要赶过来慰问一下看起来似乎没睡好的枪王。

周泽楷很勉强地笑着,压下烦躁一一回复“没事”。这种烦躁在接到方锐电话的时候被彻底打破。

“周啊,你们家小手病了。”他的耳报神声音悲痛得好像参加丧事。“病了……?”周泽楷愣了愣,有些迟疑的回应。

“卧槽?”电话那头方锐压着嗓子惊呼,“你不知道?他昨天就发烧了,跟你打那么久电话你没听出来?”

电话这头长久的沉默,周泽楷仔细回忆着安文逸当时的声音。

软软的,糯糯的,有点凉,有点哑。

这样想起来,的确是感冒了吧。

“我过去。”周泽楷当机立断下了决定。

“诶不是——”方锐听到电话里的挂断音,心说这回瞒不过去了。

『它曾在浓稠暗夜里/无声播种光明/落地 生根 也孕育出我生命』

神枪手和小牧师的相爱联盟里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叶修算一个,江波涛算一个,红娘方锐算一个,勉强再算上苏沐橙和乔一帆也不过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安文逸对待这件事尤其小心。周泽楷是联盟的脸面和形象,他的商业价值和职业价值基本是同等比重。同性恋虽然不是多大的事,可对他来说意味着一个墨点。他们能接受,联盟可不能。

如果可以的话,安文逸甚至想在明面上不和他有任何交集。毕竟是在娱乐风行的时代,万一被抓拍他把自己当卡吃了都难逃其咎。

他谨慎地拒绝了周泽楷的绝大部分要求,一项一项跟他分析弊端,又得仔细哄着,谨防枪王大人闹别扭。

赛场上是对手,可场外他是他的牧师。安文逸小心计算着所有可能的不安全因素,力求他保护的信徒永远沐浴在主的光辉中。

周泽楷懂他,知道他的顾虑,也因此更珍惜能与爱人一起的机会。他在工作结束的深夜给安文逸打电话,听他语调平缓读书给他听。安文逸并不学朗诵,但就是这平缓的语调却能恰到好处抚平周泽楷的疲倦。

『若我知晓它名姓/我会像唤醒一个漫长梦境/那样轻轻去唤它的名』

周泽楷被方锐截住。

“卧槽周泽楷你疯了?”方锐感觉自己几乎要变成这两个人的老妈子。一面是五期掌上宝他和吴妈的亲儿子周泽楷,另一面是兴欣三大女神之一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放生他的安文逸,两个宝贝凑到一起怎么做都不对。

周泽楷抿着嘴摇了摇头,神色坚定。“没事。”

“我也是服了你了。都几年了搞得还跟头一天恋爱一样。”方锐知道劝不住这祖宗,一脸嫌弃的把人往楼上撵。兴欣众人消化震惊的消化震惊,早就知道的泰然自若,却都知道这一对聚少离多,不约而同给他们独处的空间,也免得自己尴尬。

安文逸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眉头扭成一个结。乔一帆靠在椅子上打盹,听见动静只局促的叫了一声“前辈好”就被方锐拉出了房间。

周泽楷感激地朝方锐笑,凝神去看安文逸。他看起来瘦了不少,脸色很差。他坐在床边去碰那只露在被子外面的手。太凉了。他在发烧,可是手还是这么凉。

周泽楷把那只手捧在手里试图捂热,像捧着稀世珍宝。就是这样一双手,第一次把他和一枪穿云毫不留情的挡在那里。

“……周泽楷……”环境太安静,安静到安文逸在梦中的喃喃自语都被房间里另一个人捕捉。

“……喜欢……”

“……你”

周泽楷用了点力气握住安文逸的手。床上的人蜷成一团,看起来很没有安全感。

『它是远空一流萤/而我在飞雪人间尘埃里』

安文逸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重归一片黑暗。房间里只点了一盏暖黄色的床头灯,周泽楷捧着手机一脸费解。他蜷起身子看着面前的人,神思飘忽不定。

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们之间的联系只有荣耀而已。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缺乏沟通。周泽楷结束工作的时间并不是那么固定,有时候打电话来时他已经睡熟了却被震动吵醒,意识模糊地在训练室里和他煲电话粥。说他熟悉的东西怕周泽楷听不懂,让周泽楷主动说自己忙了些什么也不可能,只能对着他发来的工作安排一样一样问过去。

于是有时候周泽楷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他不懂周泽楷的思维方式。交谈驴头不对马嘴,说着说着两个人就会不约而同笑起来。

他不觉得自己是个多有意志力的人。这中间时间太长,分隔太久,他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哪一天。所以他早早就做好了分手或者被分手的准备,尽力不让自己陷在里面。

可是感情的事情怎么是理智能控制的。安文逸看着坐在那里的周泽楷,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低叹息。

“周泽楷,我喜欢你。”

『当我怀里拥满了赤诚/从此便不再两手空空/踏上一场无尽的旅程』

周泽楷摸了摸安文逸被汗浸湿的头发,把温热的毛巾递到他手中,然后接着研究手机。

“在看什么?”安文逸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和脖子。这一觉足有三十多个小时,一觉醒来神清气爽,病好了大半。

周泽楷把手机递给他看。是他的专业名词,周泽楷正视图理解这些艰涩陌生的文字组合。他的眼睛里流动着笑意,像是盛满星星的宇宙点亮了他的夜空。

“……你看,这个是这样……”安文逸愣了愣笑起来。

他们都没提那封短信,他们都知道它失去了意义。

『我虽注定在途中/迂回耗尽这一生/却也能 一生安做着暖色的梦』

周泽楷的爱情,是寰宇最明亮的启明星,是静默却恒久,是可以为你走九十九步,你只需要往前轻轻迈一步就好。

安文逸的爱情,是在芒刺上诞生的诗歌,是即使浴血,往前的每一步也要竭尽全力把你护在他或许并不那么坚实的羽翼之下。

他们翻山越岭漂洋过海,终于落进彼此心里。

『在梦里与一颗星相逢』

周泽楷回S市那天,安文逸换掉了从前的电脑桌面,新的桌面是周泽楷看他专业书时候的样子。旁边是他有些潦草的手写体:

“想起你就很安心。”

-fin.

评论(6)
热度(39)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