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平行》/《夜带刀》与《惜分飞》的抄袭事件后续报道

如果不是lofter评论不能配图……
你们听说过诸葛琴魔的话吗?
请诸位放过我们小角色小圈子吧。

安文逸:

打搅tag致歉。


致各位对《平行》/《夜带刀》与《惜分飞》抄袭事件关注的小伙伴。



截至本文发布,无论是我、  @黄鹤一梦  和  @月候候  都没有收到来自  @卿织 对于调色盘的任何解释。



 @卿织  明明已知自己作品被其他作者强烈质疑,更有...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白起老婆  我自认做事干净磊落,素来也不愿意搞这些大动干戈的事。不过既然您想要一个证据,那我们就给您。
沈教授说,他求仁得仁,死得其所。我希望您求仁得仁,求锤得锤,不要再认为我们强逼卿织老师道歉了。

安文逸:

《平行》、《夜带刀》对比《惜分飞》调色盘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白起老婆  我自认做事干净磊落,素来也不愿意搞这些大动干戈的事。不过既然您想要一个证据,那我们就给您。
沈教授说,他求仁得仁,死得其所。我希望您求仁得仁,求锤得锤,不要再认为我们强逼卿织老师道歉了。

安文逸:

《平行》、《夜带刀》对比《惜分飞》调色盘

【张安】风巽(二)(上)

我知道这一更非常的没诚意,只有1k4but还是完成任务一般的周更一下🤣


Chapter 2  若芽


「“我没想伤他们,只是想问问我的囡囡去哪了。”


就算是去盘问害她家破人亡的阳界厉鬼,她也生怕业果报在孩子身上。」


安文逸的感冒来势汹汹。他过去两三年都没怎么生过病,忽如其来的风寒一下子就成了不可战胜的妖魔鬼怪。连续几天半夜咳醒之后,安文逸终于决定翻出祖母留给他的药方,去药房抓点中药。


这个有些破旧的街区是城市最老的一块骨骼。交通不算便利,出行基本靠自行车;电力和供水系统严重老化,电脑和空调一起开就会跳闸;离新长成的城市中心也有些远——到最近的车站坐唯一一...

【张安】风巽(一)

Chapter 1  白梅鼠


「她说“谢谢”。


即使到最后,也仍是怀着感恩的心情。」



        张新杰把手里的通报递给安文逸,起身去准备东西。


        他其实不是很喜欢大学城,也不喜欢大学城里的有些人。大学城几十年前是荒坟地,就算是改建的时候做了法事请高人压过,总有些个执念深的东西不愿意离去,显得阴森森的。教研的中坚力量不信他们这些神鬼之说,遇了事还要找他们来处理,偏偏又要摆臭脸,装出...

【张安】风巽(零)

写在前面:

捉鬼pa。

老规矩开tag。

身为一个考据党,写这篇之前没有读完相关的研究,甚至没有做过非常透彻的了解,很可能就会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先道歉。等下个假期认真读完了考证和专业书籍再做修改和重塑。

我希望这一篇能够写出我心里的那些东西。但我文笔着实很差,大概心里十分下笔只能写出一分来。

对不起,又是沉重的主题。可能大家看的也不会太开心。


如果看完了这些,还愿意接着翻下去。那我们就出发。


Chapter 0  空


       “祖师爷说,干咱们这行的八字不能太轻了,不然容...

【张安】异面(八)(完结篇)

Chapter 8.

「有时候就是这样滑稽:公众见到受害者的时候总会为他的受害找一个理由。而事实上,曾经做事不妥不是他们失去成为受害者和维权者的权利的理由。你能教孩子“以德报怨”,可很多时候老师会问他,“为什么他们欺负你却不欺负别人?“」

    安文逸睡着了。

    张新杰坐在餐桌旁,面前是展开的信纸。他仔细地洗好了钢笔,换上碳素墨水,在一旁的草稿纸上试墨,然后盖好笔盖仔细放在桌上。手边的中性笔是他惯用的牌子,拥有烂大街的老旧款式和最简单的构造。

    其实他已...

【张安】异面(七)

Chapter 7.

    安文逸读研的时候的导师是一位很严谨的德国人。相较于富有创造力的美国学生,年长的男人极喜欢勤奋的中国学生,尤其青睐安文逸这种严谨细致的学生。他第一节课就跟台下坐着的一众学生说,“我们研究的是一门精神疾病,但这个学科也是需要人情关怀的学科。学法律的人经常会遇到的困惑是法理和人情的关系,我们这门学科也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我希望你们能记住我现在的话:一切规律之外才是人情。”

安文逸是个好学生。他记得导师的这些告诫,做事严谨保守到完全复刻了导师的模板。他在工作和研究中可以完全不带感情的分析情况,也毫不避讳那些可能有的风言风语。他谨慎...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