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不能投机取巧”。懒癌粉末期,专业奶妈吹。杂食,但出品都是背景可查可验证。追星不混粉圈,打架不打人脸,专注产出三十年。微博@鹤梦浅 @-黄鹤一梦-

【随手系列】叶蓝·莫问归处【大修】

这个版本就是所谓的大修版了。

许博远大概是我这辈子认识的最懒的人。

爸妈从小就惯他,宠得他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说从出生开始除了开冰箱就没进过厨房,连洗个衣服都是被我骂急了随手扔到洗衣机里敷衍了事,还不忘顺道告个小状——说白了,每次许博远自己洗衣服的代价是我要接受来自老妈的训话。

可是这位大爷是我亲生弟弟,不是从垃圾桶还是什么别的地方捡回来的,打不得骂不得。时间长了我也懒得管这个小祸害。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吧,现在有爹妈以后有老婆,苦不了他的。当然事实上,我很怀疑他都不符合新时代好男人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斗过小三打过流氓”的基本条件怎么能找得到老婆。

可这个家伙最爱穿衬衫最爱各种美食,衣服...

【随手系列】周安·访星

复健太辛苦。高考前摸鱼。

可能是崩了,回头有时间估计要大修。委委屈屈。

好的。我们开始。

『你无力偿还 麦地的光芒与情义——海子』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周泽楷的手机里,安静的躺着这么一条未读信息,发件时间凌晨3:26。

『我是夜路人的背影/亦步亦趋漫步过小径/直到朝露拥抱黎明』

安文逸的生物钟在早上七点准确的叫醒了他。意识清醒却疲倦得睁不开眼的状态让他有些绝望的皱着眉头,忽然有些莫名反感自己太准的生物钟。快到四点才赶完论文,结果连梦里都是数据公式,一晚上被文字怪兽追着满地图毫无方向地狂奔。一夜下来,从大脑到身体都仿佛堕入泥沼。

他听到队医沉着语气宣告他必须在...

【随手系列】昊翔·因心

【本来这是正经年贺,无奈某癌症还需要治疗啊。短到没节操,失踪人口回归(๑•ั็ω•็ั๑)其实我不太适合写逗比向。真的。】

年关底下,职业选手们,尤其是大龄男青年们少不了要被催婚。朋友圈理所当然地充斥着各种逃家理由和租女友的淘宝网址。当然,有某些人,不,是某个人,无视了自家弟弟的QQ签名,毫无压力地继续自己的翘家之路。

当然,关于回家这事,荣耀职(ji)业(lao)联盟也闹了不少段子。比如某位孙姓哲♂学家在机场截住了自己的爱人,然后两个人一起飞回了K市;某位要扶摇直上九万里的话唠在商场给爱人的父母买东西的时候居然犯了选择困难症,最后买了一堆东西结果发现和爱人选给自己父母的正好互补;再比如水...

【随手系列】唐杜·她

一片雪白,却漆黑如墨。惨白的月光砸下来,结成满天遍地鲜艳又苍白的花朵。

杜明站在原地,看着四周。这样干净的白色,干净到他都不忍心脏了这白色。

他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他知道。可是他不记得上一次来到这里是怎样的情形,只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告诉他,他来过这里。

应该前进,他不能停。从幼年他就知道,停下比错误更可怕。没有路就踩一条出来,没有方向就随心向前。沿着一个方向,走总能走到终点。

没有方向,没有路标,他只是沿着一个方向拼命地走。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似乎走了一个世纪,或者更长。这一片雪白忽然就变小了。杜明低头去看,脚下是一个小小的星球,他的脚印在上面画了一个又一个圆。他颓然地坐在...

【随手系列】叶黄·若与君老

【黄少生贺系列二】

【暑期最后一发随手系列】

世邀赛结束以后,黄少天的风格愈发凌厉了。

各大报纸的评论员都说黄少天的风格终于走向成熟,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很多操作上,他在刻意地模仿另一个人。

叶修。

知道叶修二十四职业全能的人很多,可联盟中几乎没人见过叶修的剑客。他却是那个罕见的分子。

第一届世邀赛闭幕式的那个晚上,他大概是精力过剩拉着叶修PK。叶修也难得的直接应了下来,开着修正,用了剑客。

七分钟,这是他最终输给叶修用的时间。

“录像保存了吧。”叶修在QQ上发消息,“很晚了,晚安。”

很多年以后黄少天在偶尔想起那个夜晚的时候还是会莫名的心疼起来。他们打比赛的时候他在下面看,会...

【随手系列】喻黄·剑可入鞘

【生贺系列!】

党和人民的好儿子,不对,是联盟和蓝雨的好同志黄少天光荣退役的第二天,毫无节操光明正大满心愉悦地搬进了自家队长家。

冯宪君同志对黄少天终于退役表示非常开心,大手一挥给蓝雨发了点“慰问金”,甚至非常给面子地和联盟工作人员聊了聊关于语音系统开放的问题。

这么一刺激,联盟的工作效率如同坐了火箭,没几天就通过了决议,下个赛季正式开放语音系统。

黄少天恨得牙根痒痒,想到开放语音系统对自家队长有好处才勉强压下了冲到联盟总部和老冯谈谈人生理想三观或者写一篇八万字长篇血泪书声讨老冯的冲动。

剑圣大大的退役生活悠闲得如同退休老大爷。每天睡到自然醒,戳叶修来两局竞技场,看电影吃饭聊天刷论坛...

【随手系列】叶柔·平凡世界

唐柔对自己的初次表白印象深刻。

兴欣总冠军庆功宴上,她敬了一圈转回叶修身边,拉着他的袖子告诉他,“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转头,沉沉的直视她,嘴角弧度不太清晰,“小唐,你喝醉了。”

唐柔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她只喝了橙汁,一滴酒都没沾。叶修这么说的意思很明确。

后来她发QQ消息问叶修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机会。得到的答复只有一句话——“我女朋友是荣耀。”

可是她偏偏不是个知难而退的人。她喜欢挑战。

于是她成功了。

她记得那天叶修和她组队刷野怪,一路走到了不知道多深的地方。她依旧是战法,叶修换了弹药专家。不知道怎么,叶修忽然问她,“小唐,如果我是被你打动,或者感动而和你在一起了,你能接受吗...

【随手系列】魏果·日暮归途

“魏琛!你又抽烟!”陈果张牙舞爪地抢魏琛手里的烟。“老板娘,我这不是烟瘾上来了忍不住嘛……”魏琛乖乖把烟掐灭,交出自己手里私藏的一包烟。


陈果满意地笑了笑,把糖丢到魏琛嘴里。继续给常先发QQ消息。


兴欣这几年发展速度飞快,方锐退役后留在兴欣当技术指导,再有叶修这个太上掌门的指点和魏琛的没节操没下限式“良好熏陶”,带出来的新人从乔一帆安文逸莫凡往下数一个赛一个的心黑。叶修也够花功夫,甚至找来了孙子兵法的读本,编了个内部教材把理论和实践结合起来教,教得这群新人鬼点子数不胜数,打比赛的时候个个心脏的连喻文州对付起来都费劲。


有些时候魏琛真是挺佩服叶修这个没节操的货,都是奔三的人了手...

©黄鹤一梦
Powered by LOFTER
      1/3